多家KTV将联合起诉音集协:已交版权费 协议未到期

网站首页 > 热线 > 多家KTV将联合起诉音集协:已交版权费 协议未到期

多家KTV将联合起诉音集协:已交版权费 协议未到期

时间:2019-09-11 14:41: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热度:4849℃

KTV运营方哭诉已交“版权费”

音集协与天合集团反目是导火索?

南都记者先后查询了陈奕迅的《十年》、《爱是怀疑》,Twins的《见习爱神》(英皇娱乐),张惠妹的《解脱》,邓紫棋的《泡沫》(丰华唱片),信乐团《死了都要爱》,王心凌《睫毛弯弯》(爱贝克思),毛宁杨钰莹合唱的《心雨》等名单上的大热KTV歌曲,发现发现名单涉及的歌曲MTV版本基本都已下架,现场演唱会版则未见下架,可以正常进行点歌演唱。

而天合集团则在公告中对上述内容予以了否认,“天合文化集团与音集协合作十年,足额上交版权费十几亿元,在为广大会员单位带来商业回报的同时也给广大卡拉OK经营者解决了实际问题,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和谐稳定。”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就在音集协要求KTV下架6000多首歌曲之后的第四天,11月5日,音集协同时发布了一份公告,宣布解除与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持续十年之久的合作关系,并终止天合集团及其子公司的代收费资格。

音集协、音著协曲库完全不透明

至此,落实人大、政协领导班子中党外代表人士享受同等待遇终于取得了决定性进展。接下来,各地就紧锣密鼓地抓紧全面落实吧,让我们拭目以待。

“按照合同,因使用音像作品遇到的著作权纠纷,应该由音集协负责解决。”高星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多家已经签约并交了版权费的KTV正在联合起来,准备向音集协发起诉讼,要求音集协按照合同约定承担法律责任,并且要求音集协提供正版的卡拉OK曲库。

在南宁、桂林等外国人相对较多的城市,签证到期前,当地出入境管理部门通过微信、短信提醒,通知他们准备材料申请延期签证。随着对外开放不断扩大,来桂外国人越来越多,不少常住外国人回国需要无犯罪记录证明,但由哪个层级哪个单位出具证明没有统一规定,自治区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制定规范,统一为有需求的外国人出具,目前已出具《无犯罪记录证明》358份。

按照音集协在公告中的描述,天合集团在开展卡拉OK著作权许可费收取业务中存在严重违规违约行为。“经理事会决定,我会已对天合文化集团及各子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同时解除与天合文化集团关于卡拉OK著作权许可费收取业务的委托关系。”音集协称,同时宣布公告发布之日起,凡未经音集协签署备案的著作权许可合同全部作废。

今年2月份,国家质检总局进出口食品安全局又发布了针对日本食品放射性相关证明文件审核的警示通报,要求各进口企业(包括跨境电商)避免从被我国禁止的10个日本都县(福岛县、群马县、栃木县、茨城县、宫城县、新潟县、长野县、琦玉县、东京都、千叶县)进口食品,日本食品进境申报时,进口商须提供原产地证明、放射性检测合格证明等符合要求的相关文件。

对此,广东省互联网经济研究会执行会长、律师蒋文彪向南都记者指出,“上述著作权许可协议中约束的主体主要为甲方和丙方,乙方只是受音集协的委托尽一些管理和协助办手续的义务,如果有乙方或者丙方违约,音集协是可以提出解除合同,至于音集协的通知是否有法律效力,如果乙方或者丙方不接受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新华社广州6月5日电(记者田建川、孙少龙)今年第4号台风正逼近粤琼沿海,或在海南和广东两次登陆。琼州海峡客滚航线已全线停航,广东省防总于5日9时启动防风Ⅳ级应急响应。

根据公告内容,音集协表示在2018年已协助缴费卡拉OK经营场所处理了千余起被诉侵权案件,涉及的侵权音乐电视作品均不是音集协所管理的作品。

此外该法律人士指出“即便被委托单位存在越权代理的情况,也是音集协与该单位之间的纠纷,而不能对抗善意第三方,即KTV经营者。作为善意第三方,KTV经营者在履行了适当的委托手续审核,签订了有效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后,在合同未到期之前,仅凭单方面一纸公告就作废合同显然有违契约精神。”

6月17日,等待报名的学生家长在北京育民小学门口排队。当日,北京市各区小学入学登记全面启动。新京报记者吴江摄

“3家反垄断执法机构合并为一家,执法主体的融合,更有利于执法标准的统一和执法行为的协调。”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召集人张穹说。在《反垄断法》颁布实施1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作为反垄断统一执法机构,面临着新的挑战,反垄断工作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

对此,高星强烈呼吁,希望音集协将曲库透明化。“著作权集体管理的模式我是认同的,音集协作为集体管理者,应该明确公布自己到底可以管理多少歌曲,以及歌曲的版本、授权期限、收费标准的由来,包括版权费收取后的流向等都应该向公众,至少应该向歌曲的使用者和权利人公布”,高星称,“KTV使用歌曲要交版权费已经是行业共识,但是交了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版权,而且不知道还有多少歌不能用,KTV的权益何在?”

3月6日是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山西代表团媒体开放日,100多名境内外记者涌进山西代表团驻地万寿庄宾馆的三层会议室。当天下午,媒体提问环节持续了两个小时。

现任十九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副省长、代省长、党组书记。

据高星透露,其所在公司多年来始终按照“一个歌房约10块钱/天”的收费标准与音集协签署协议。协议每年一签,目前尚未到期。“按照合同,如果使用音像作品遇到的著作权纠纷,应该由音集协负责解决。”上述《著作权许可协议》中也指明,在支付著作权使用费用后,“因使用音像作品遇到的著作权纠纷,应由甲方(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负责解决。”

5天的冬令营让来自秀山县隘口镇的12岁女孩梁文萍印象最深的是正在建设的重庆新地标——重庆来福士广场项目。这个建筑采用了几十项建筑界的国际领先技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空中玻璃连廊,而且工人们都是机械化操作。梁文萍感到很自豪,因为她的爸爸正在湖北一处建筑工地上打工,爸爸说他建设的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程。

李宗远: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下面我介绍一下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的情况。

众所周知,KTV场所使用海量音乐电视及音乐作品向消费者提供点唱服务负有向著作权人支付版权费的义务,为解决在实践中KTV经营者难以一一获得海量权利人授权的实际问题,依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规定,经国家版权局批准,音集协于2008年依法成立。

西江是继长江之后国内第二大内河,为珠江主要支流之一,有“黄金水道”的美誉。西江特大桥建于1987年,位于广茂线肇庆站至高要站间,为公(路)铁(路)两用双层桥,上层通公路,下层通铁路。

20岁的大二学生付怡璇也从不关注短视频软件,只有同学将视频分享给她时,她才会点开看几眼。平时,她喜欢读书,看英文影视剧集。她并不排斥短视频,只是觉得整天刷视频会消耗大量的时间,沉浸在一种“不真实的美好”里。

截至目前,上述纠纷尚未有结果。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音集协与天合集团陷入纠纷漩涡的另一边,有法律人士指出,音集协单方宣布与卡拉OK经营者之间著作权许可合同作废的方式不符合契约精神,卡拉OK经营者不应该成为本次纠纷的牺牲者。

作为我国唯一管理音像权利人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音集协同时也接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简称“音著协”)委托,代表音乐电视及音乐作品权利人向KTV行业收取著作权使用费。依据《著作权集体条例》的相关规定,音集协只能代表两会的会员所授权的作品发放许可,所以非音集协或音著协管理的作品均不在许可范围内。

市区多数KTV已经下架相关歌曲MTV版本

陈冬:很多战友都非常优秀,但你知道,飞行员训练强度大,很多人的颈椎、腰椎都有伤。我身体条件还不错,顺利通过了初试。

部分移动式迷你KTV未下架曲目

对于音集协与天合集团的纠纷原因,音集协表示,“近年来,天合集团拖延向音集协结算版权费,导致音集协无法向权利人及时分配版权费,最长近一年半时间没结算版权费;不按照合同约定使用音集协账户、开具音集协发票;收费信息不透明、逃避音集协监督;通过隐蔽方式变向分流版权费等。这些行为导致了市场乱象,抹黑音集协市场声誉,直接损害了权利人和使用者利益。”

有音乐行业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音集协之所以失去上述6000多首歌曲版权、不得不要求KTV删除歌曲的原因,背后的导火索其实就是音集协与天合集团之间的诉讼纠纷。

微信团队称,长期以来,平台与黑色产业链之间的技术对抗一直存在,并且在不断升级。但是,“这样的技术对抗很难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猫鼠斗’的游戏一定会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持续”。平台据此呼吁所有运营者自律,“希望大家共同维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健康发展。”

对此,有音乐行业人士向南都记者指出,音集协与天合集团的官司是KTV下架歌曲的导火索,“音集协与天合终止合作,天合与一部分音乐著作权人关系非同小可,于是这一部分著作权人就退出音集协,音集协无法管理这些歌,只能通知KTV删歌。”但截至发稿前,南都记者拨打音集协理事长周亚平和天合集团官方电话,均无法接通,暂无法证实业内的说法。

广州的众多卡拉OK、KTV、移动式迷你KTV是否将相关歌曲进行了“下架”处理?南都记者随机走访发现,广州市区众多包厢式卡拉OK已经将涉及歌曲下架;部分移动式迷你KTV仍可找到和演唱相关歌曲,但相关客服表示将相应号召尽快下架有关歌曲。

改革开放40年,在耕地面积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我国粮食产量从6000多亿斤,到现在翻了一番还多,人均接近1000斤,确保了国家粮食安全。我国用世界十四分之一的耕地,生产了全球四分之一的粮食,养活了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

一段时间以来,他们接连发表充斥“两国论”的言论,升高挑衅,制造事端,对外挟洋自重,对内恐吓台湾人民,遭到了两岸同胞的一致反对。如果他们感受到了什么压力,这些压力来自于两岸同胞反对“台独”分裂,维护共同利益。在面对由于他们自己倒行逆施而引发的压力面前,他们注定是孤家寡人。

两岸领导人直接会面,将两岸的互动升高到了最高层级,有助于解决目前尚待处理的问题,对两岸和解制度化和增加政治互信都有帮助。所谓万事开头难,先例已然立此存照,将来只要时机合适,两岸领导人再次互访就会容易许多。

根据音集协官方资料显示,目前音集协和音著协管理的曲库共有十五万以上,曲库的数量还随着会员数量上升、作品的增多不断的扩展。目前,已经加入音集协的版权方包括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海外主要唱片公司滚石、福茂、华研、相信、杰威尔等,内地本土主要唱片公司中唱、太合、摩登天空、华谊、鸟人、正大等三百余家中外音乐公司。

“我国现行《合同法》明确规定,合同当事人地位平等,因此合同不存在单方通知作废的处理程序,而只可能采取单方通知解除、法定解除或协商解除等方式。”

所谓的“C2B”,就是消费者提出要求,制造者据此设计消费品、装备品。这是一场真正的革命:一个企业不再是单个封闭的企业了,它通过互联网和市场紧密衔接,和消费者随时灵活沟通。这是大势所趋啊!

长期以来,小岗村只有一条泥土路通往外界。为了打破闭塞,沈浩争取到一笔50万元资金后,决定修一条水泥路。他将村民组织起来,投工投劳,按劳取酬,既省了钱,又唤起村民参与感。自己也天天泡在工地,什么活都干,找不到工具,就挽起袖子用手捧水泥。最终高质量地完成了施工,节余了一半资金。

周文斌认为,虽然没有明确流程,但“约定俗成”的是,各下属单位有一定财权和福利经费,那么,福利发多少、发给谁由发放单位决定,“从习惯的角度来讲,你分管哪个部门,这个部门的收益给你一份,情理上是可以接受的”。

昨天,国家邮政局消息显示,国家邮政局已向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和各主要快递企业总部发出通知,部署暂停收寄寄往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地区)邮件快件。

但高星对于音集协“6000多首音乐电视作品的权利人均非音集协会员”的说法感到疑惑。他表示,与音集协签署的协议中并未公布过具体的曲库,“音集协从来没有明确公布过自己有多少首歌曲,我们都是签约授权之后随便使用,使用中如果被权利人诉讼,需要音集协承担责任。”

根据天合文化官网显示,该集团成立于2007年8月,是受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共同委托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代收卡拉OK版权使用费机构,并开展卡拉OK版权使用费收取和交付提供服务。天合文化集团旗下有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遍布全国的数十家子公司。

所以,就文理选择而言,要考虑就业,也要考虑兴趣,同样的问题,在专业选择上也是一样的。因为,随着教育体系的完善,教育除却教授技艺,也在注入更多思想。也只有如此,教育本身才会从根基上改变人的本性,决定一个人能否突破阶层的阻碍。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二审稿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泄露患者隐私和个人信息或者未经患者同意公开其病历资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5月10日,山东省纪委的消息称,山东省青岛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学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三日之后,官方又发布了山东省东营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韩吉顺被查的消息。

11天后,媒体报道称,最后一户村民签字搬迁,赤土山村房屋征收工作宣布胜利结束。

在探访中,贫困是显而易见的,对很多问题的答案,却藏在每个人的心里,没有人说出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生活的贫穷、对教育投入和产出的不同理解,让孩子们离开了课桌,过早地在成人世界的惊涛骇浪中拉扯起自己并不结实的风帆。

又如,要从“行政思维”定式中解放出来。由于长期实行对科技研发的泛行政性管理体制,造成了一种在科技研发上的“行政思维”定式,管理机关习惯于居高临下,以长官意志行事,科研人员无从主动作为而只能“等靠要”。这正是总书记批评的,“实际存在的部门领导拍脑袋、科技专家看眼色行事等问题”。解决这样的问题,首先要靠体制改革,同时作为创新主体的广大科研人员也要解放思想、冲破“行政思维”的牢笼,成为推动科技体制改革的积极力量。

2日深夜,当前方传来找到失联人员的消息时,谭晓龙内心充满喜悦和激动。但狂喜后,他迅速冷静下来,控制情绪,设想下一步救援方案、为救援指挥中心提供中国救援队的想法和方案。

但“事实上,我们已经通过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音集协签署了著作权许可协议”,一家KTV运营公司总经理高星(化名)11月7日向南都记者表示。南都记者从天合文化官网获悉,该集团是受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共同委托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代收卡拉OK版权使用费机构,并开展卡拉OK版权使用费收取和交付提供服务。

我小的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好像春节是一个遥远的、很难到达的目的地

KTV下架歌曲的风波仍在发酵。

对此,有唱片公司内部人士向南都记者,“虽然音集协的会员已经涵盖了多数国内外知名唱片公司,但并不代表这些唱片公司的歌曲版权都归音集协管理。但目前,音集协并没有公开曲库内容,哪些歌经过授权可以被KTV使用,而哪些歌曲没有获得收取,超出使用范围,并不明确。

但11月6日,天合集团在官网发布公告回怼。按照天合集团的说法,“音集协已于2018年7月24日起诉天合文化集团及部分子公司,要求解除双方包括《服务协议》在内的多份合作协议,我司依据合同法规定已于10月22日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决相关协议继续履行。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音集协即单方公然宣布终止合作的行为是不妥当的,也是无效的。我司与音集协合作关系尚在存续期间签署的《著作权许可合同》均为有效。”

我们认为,中韩就当前朝鲜半岛局势深入交换意见有助于双方深入了解各自在有关问题上的立场,也有助于共同努力缓和当前半岛紧张局势。朝鲜半岛问题错综复杂,应综合施策,通过对话协商寻求根本解决。各方在全面、完整执行安理会2270号决议的同时,应继续坚持对话协商,推动早日重启六方会谈。

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2018年以来四次实施定向降准,释放资金合计约2.3万亿元。前三季度累计开展中期借贷便利操作40740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开展操作共16640亿元。

若自己的KTV拿手曲目被“不幸”下架,市民还可选择相关演唱会版本来唱。不过,如果歌曲没有演唱会版本收录,就比较扎心了。

大学的去行政化并不是要去掉大学的行政管理,而是应该去掉学术权力按照行政权力的逻辑来运行的管理模式,去掉给教学和科学机构及其人员的相应行政级别,去掉行政机构对学术事项的决定权,去掉掌握学术权力者也套用官僚作风的行权方式。其实,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有两种不同的结构模式。行政权力是金字塔结构,每上一级台阶都会增加权力范围;学术权力则不同,研究越深入细节,越有发言权。所以,应该去掉行政管理对教师授课、学生培养和学术研究的非科学性制约。

业内人士介绍,以时间来标示距离的不少是虚假宣传,只计算理想化的直线距离,不考虑实际的道路设计和路况。武汉曾公布两个虚假广告案例:一个是房地产广告说“客运站5分钟即可到达,出行畅达无忧”,另一个则是开发商宣称“距市区6公里、市中心仅15分钟车程”。两者均被判定虚假广告受到查处。

南都注意到,在高星所在公司签署的协议中,除了甲方音集协、音著协外,乙方天合文化集团这家颇为神秘的公司也浮出水面。

“直接说需要市委解决的问题,不用说那些正确的废话。”

高星向南都记者出示的一份《著作权许可协议》。这是一份三方协议,甲方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乙方为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甲方的委托机构,与丙方(高星所在的卡拉OK公司)办理音像著作权许可手续,督促卡拉OK经营者按时交费。

■整治金融乱象不单要防止新生“病症”,更要在经济去杠杆过程中继续拆除、分解原来的高杠杆,祛除“病根”

据医院负责人介绍,医院原有的服务流程不会改变,而主要服务半径将由之前的北京军区扩大到整个陆军。

但从网友的反应来看,来自陈奕迅、张惠妹、邓紫棋等大牌歌手的流量歌曲,以及《中国新歌声》、《蒙面唱将》等音乐综艺的KTV歌曲也被下架,影响并不小。

促进包容发展。10+3成员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仍较突出。如何让地区发展成果更多惠及各国人民,是我们面临的重要课题。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为促进包容普惠发展提供了新平台。中方愿加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与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深入对接,推进地区更大范围的互联互通,加强在交通、能源、信息等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经济发展,缩小地区发展差距。中日韩正探讨以“中日韩+X”的方式,在产能、生态环保、灾害管理、卫生、减贫等领域优先与东盟国家开展合作,促进地区可持续发展。

应以步行15分钟为服务半径,统筹设置基层公共文化设施。同时,根据常住人口和服务需求情况,硬件设施可以打破行政规划界限,跨乡镇、街道行政区域设置区域级综合文化中心,提高服务水平和辐射范围。

由于新号码数量不足,一些注销的手机号在经过一段“冷冻期”后会被再次出售。

现场演唱会版多未见下架

客服回应会尽快响应

蒋文彪表示,目前无法判断音集协和天合之间的纠纷责任在谁,但“三方合同中如果有一方违约,甲方是有权提出解除合同的。如果乙方有越权代理或者越权委托丙方使用,甲方可以通知解除或者终止,至于造成的损失,丙方(卡拉OK经营者)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代理行为是否有效,也可以向甲方(音集协)或乙方索赔。”

阿斯玛特说:“在亚航持续扩展中国市场的同时,我们也期待探索更多机会从马来西亚其他航空枢纽开通更多中国航线。”

南都记者11月6日下午在“唱吧麦颂”KTV内走访发现,现场工作人员对相关歌曲是否下架表示不太清楚,并现场帮忙点播了一首下架名单上的热门KTV单曲《死了都要爱》。据了解,该歌曲在该KTV系统内有多个可点播版本,但MTV版本已经不见,仅可选择多个演唱会版本。

11月1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简称“音集协”/“中国音像协会”)发出公告,要求KTV终端生产管理商和卡拉OK经营者在今年10月31日前删除并不再向消费者提供6000多部音乐电视作品,其中包括陈奕迅、张惠妹、邓紫棋、Twins、毛宁等多位知名歌手的热门KTV曲目。

KTV是否该成为牺牲者?

南都记者随后致电“友唱Bar”客服,客服回应称,目前正在积极响应音集协的发布,将尽快对名单上的歌曲进行下架处理。

“本次通知删除的6000多首歌曲,除了极少几首流行曲目外,大部分年代久远点击率不高,对KTV曲库的广泛性的基数影响有限”,音集协方面称。

新华社北京5月10日电(记者赵文君)“明确要求全体经销商不得以提供金融服务为由收取费用,下一步将发布服务公约和收费清单,确保收费公开透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10日就“西安奔驰漏油事件”及相关问题约谈奔驰,奔驰公司有关负责人作出如上表示。

除了包厢式传统KTV,移动式迷你KTV近年来在广州各大商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受到不少年轻人青睐。南都记者随机选择了上下九商圈内的一台“友唱Bar”移动式迷你KTV,发现《十年》《泡沫》《听海》《死了都要爱》《第一次爱的人》等名单曲目MTV版本仍然可以正常点播和演唱,录制、分享这些歌曲到社交网络等功能也全部可以正常使用。

针对上述公告,一家KTV运营公司总经理高星(化名)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们之前其实已经通过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委托机构,与音集协签署了著作权许可协议。

铁路、公路、水上、航空的货运和邮政、快递等物流运营单位应当实行安全查验制度,对客户身份进行查验,依照规定对运输、寄递物品进行安全检查或者开封验视。对禁止运输、寄递,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或者客户拒绝安全查验的物品,不得运输、寄递。

11月5日,音集协再次回应要求KTV下架6000多首歌的公告称,“本次公布的6000多首音乐电视作品的权利人均非音集协会员,因此,音集协依照法律规定,通知KTV场所及KTV曲库上线渠道(VOD商)予以全部删除是严格依法办事、行使著作权集体管理职责的行为。”

正如前述高星所在公司,此前与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及广州天合文化集团签署了协议,并缴纳了版权费用。但如今却要被迫下架6000多首歌曲。

根据音集协公布的名单显示,6609首歌曲中,主要涉及广州新时代影音、英皇娱乐、丰华唱片、爱贝克思等几家公司,以及《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蒙面歌王》《中国新歌声第一季》等节目播出版。

■中央深改委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指导意见,全面推行行政执法公示制度、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此前,32个地方和部门就三项制度开展了试点。本版今起推出系列调查,报道试点地方推行三项制度的情况。

武大樱花,对于不少在校生来说,既是一种向家人亲朋炫耀的骄傲,有时也会带有一丝无奈和烦恼。上下课路上,樱花大道的游人如织带来的不便;学生餐厅里,总是会有社会公众蹭饭卡吃饭;游客进教学地点参观等现象,也会干扰师生。

根据调阅视频和目击证人反映,陕AH8N88宝马车肇事时瞬时车速很快,但具体的数值需要进一步进行鉴定。

据中国军网报道,1937年至1945年,侵华日军731部队在哈尔滨郊外使用活体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进行了惨绝人寰的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除了731部队,侵华日军516部队还进行了大量化学武器的研究、实验、研制和生产,使得日军在战场上大规模、频繁地使用化学武器,给中国军民造成巨大伤害。

村民们对这种命案的最直观感受,来自去年9月2号,在石笋村钟包郭房社的一个石洞内,一具无名尸体被发现。


------分隔线----------------------------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